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文章

悲歌天涯,别用离开来遗忘

2018-08-10 09:57编辑:admin人气:


悲歌天涯,别用离开来遗忘

  我不知道在这个浮华的世界里究竟有着多少让人难以启齿的疼痛,我以为太多的时候,生命总会赋予我们幸运,原来当被上天遗忘的时候,只能站在悲伤里,用离开来遗忘。

  我不知道你所承受的疼痛在这个落寞的世间,到底有多少不堪回首的过往。你说,来世你要做一只枯叶蝶,虽然只有半个月的生命,至少那些全是快乐,无关疼痛,无关伤害。

  你是来自天堂的天使,却跌落来这个冷漠的尘世。我以为我所经历的那么疼痛已经在生命里成劫,却不知道,你所承受的是我多少倍不敢言说的死结。

  【一】、

  她安静的躺在床上,外面的争吵声越渐激烈,她把耳机放在耳朵里,打开窗外翻上屋顶,干净利落的动作,让她不禁在嘴角浮现一丝讽刺的笑容,何时连把这些动作都练习的如此熟练,这样的她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没有了那些安静、乖巧。坐在屋顶上,不再理会那些刺耳的争吵声和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耳机里单曲重复着那首“同类”只是谁会是她的同类,扬起脸望着天空,冰凉的液体滑落在手背。早已厌倦了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生活已经变成了一种负担。她终究还是不属于这里。

  终于楼下的吵闹声平静了下来,清冷的月光透射进来照在她脸上,闭上眼努力的让自己睡着,却还是一夜未眠。回忆的思绪拉的那么长,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早已破碎的感情却不用分开来结束。她宁愿他们离婚,然后她谁都不跟,与其说是三个人的生活,还不如说只是她一个人的世界。

  长年累月的一个人,早已习惯了那些寂寞,早已对黑暗不再恐惧而是依赖。只有在黑夜里她才不用这样的伪装着自己。一直盼望着长大,盼望着可以早一点脱离这里的生活,再也不回来。

  【二】、

  早上起来,家里早已空无一人。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又加深了一层,收拾好自己。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知道此生不会再与这里有任何牵扯说一声再见,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不曾回头。

  坐上火车的那一刻,她努力的撑着眼帘不眨眼,她害怕一眨眼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落下。看着地图上自己画上红色记号的地方,告别这座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往后的生活就在这里开始。阳光透过玻璃折射下来,点点斑驳落在她的身上,终究还是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

  一个人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这场生命的旅途中等待着我们的未知还有多少,我们也不知道。生活与生命就是一场劫,是宿命亦是诟病,我们无以为逃。

  下车站在陌生的街头,她突然的有些恐慌,踏上这条路时那么的坚决,此时却有些迷茫和彷徨。终于找到一家旅馆落脚,看着旅馆老板一脸的媚笑,她有些反感。以后她是不是也会因为生活而把身上的棱角磨平,与这老板如此献媚般的笑。

  【三】、

  已近凌晨,夜空几点星辰依旧,终于拿起电话,拨出那11位数字。电话被接起,沉默很久以后说出第一句话:安生,是我。电话那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是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她努力的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来,听见安生的声音,她就像个孩子般的委屈。这个女子在她生命里占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她的过往,安生一直都知道,所以给予她的满身满心的疼惜。

  她依旧用冷淡的语言说道:我在洛阳,睡不着,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想看看你睡了没?电话那端安生的声音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什么,安生问道:你为什么离开了这座城市都不来告诉我一声,为什么电话一直是关机,你知不知道我很着急,跑遍了这座城市里我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她再一次这般的沉默下来,心里满是疼痛,还好过去的这些岁月里一直有这个女子的陪伴才不至于让她如此孤寂。

  安生,她轻声唤道。电话那端已经不再说话,她知道她不是在责怪她,只是因为太过关心,所以才会如此愤怒。良久以后她继续着她的话:安生,离开了那里至少我不会一次次的有那些难堪和难过。我厌倦了那些生活,你知道我迟早都是逃离那个地方的。终于安生再一次开口:那你照顾好自己,难过了就给我打电话。

  胃痉的疼痛席卷全身,她忍不住骂道:该死的胃。这样被胃疼折磨她都不知道有多久了。良久以后沉沉睡去,这一夜没有任何恶梦。

  【四】、

  忙碌的生活开始让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回忆过往,遇见静凉她知道命运终究还是厚待于她,这个女子如同安生一样的疼爱她,再一次听孙燕姿的同类,有些突兀的感动。这个世间总会有着自己的另一个同类。每一场遇见就是一种缘分,她知道她该要好好的珍惜。

  静凉是广告公司的总策划,干练、精明。她是初入职场的小女生,所以静凉一直对她很是关照。日常生活里的一切都是静凉替她安排好,她除了感激仍是感激。那些语言在此刻显得都是那样的苍白。她以为自己会这样安静的生活下去,殊不知命运总是有着那么多的不可预料。就像遇见静凉,再遇见陆子豪,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陆子豪的出现在她平静的生活里掀起一层层的波澜。

  陆子豪另一家广告公司策划部总经理,在她一次去和客户谈业务的时候,陆子豪正好也是要这家公司签订合同,她望着陆子豪身上那种成熟的气质和处事不惊的态度很是欣赏,她知道,她喜欢这样的男子。自信,干练,精明。她亦是不服输的人,所以才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被提升为策划部的副总经理,她记得静凉对她说,她喜欢的就是她身上那股坚毅和执着。

  两个竞争对手这样的相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当她拿着签订好的合同对着陆子豪轻蔑一笑的时候,陆子豪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望着她。只是她怎会不知道如果他陆子豪尽全力的要拿下这份合同,又怎会输给她,这样经久职场的一个人任何地方都比她强很多。

  【五】、

  当陆子豪站在她面前用明亮、锐利的目光直直的望着她,她有些慌乱。陆子豪突然的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很自信的么?怎么此时却那样的慌乱。她有些窘迫,抬起头的瞬间却依旧逞强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慌乱。陆子豪用不容别人拒绝的语气说道:晚上我请你吃饭,走吧。

  她木讷的点点头,跟随着陆子豪上了他的车。半响以后回过神来在心底把陆子豪上上下下骂了个遍。这样的发展完全不在她的掌控之中。或许说有些时候缘分就是这样的让人措手不及。陆子豪一脸兴致的望着她,她狠狠的回敬他一个眼神,两个人都是那样的不可一世,一样的逞强和倔强,命运却让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不知道是荒唐可笑还是可悲。

  她承认她是喜欢陆子豪的,或者说像陆子豪这样的男人是每个女人都喜欢的,优秀,多金,有理想有抱负且温柔多情。在各色人群中游刃有余,她突然有些沉默,这样的男子她不知道她能否要的起。

  回到家里,静凉还坐在电视机前安静的看着肥皂剧。见她回来,悠悠的说道:和陆子豪感觉怎样啊。语气里有些调笑的味道。她感觉道她的脸开始发烫,静凉看着她的窘样大笑道:看你那小样儿,脖子都红了。她反应过来,静凉是有意拿她开玩笑的,她笑着追着静凉一顿炮轰。

  【六】、

  坐在电脑前安生发来的信息:最近怎么样了,我过些时候就来洛阳看你。她回道:好。便下线,再一次被过往的记忆拉扯着,那些疼再一次遍布全身,每一寸都疼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些黑暗的缺口如同洪荒般肆意侵略了她的每一点意志。

  外婆前些时间打电话告诉她:你爸妈离婚了。他们想见见你,说想你了。她嘴角再一次牵起一缕嘲笑,终于离婚了,对于你们还是对于我而言是一种解脱?后面的话她都忘记了,只是很清楚的记得这一句。只是他们离不离婚对于她而言没有任何感觉,她的记忆里只有被母亲拉扯着头发用高跟鞋打她的画面,只有父亲那双粗糙的手落在她脸上的画面。这些早已定格成像。

  她在纸上写着:真是讽刺,他们眼里从未看见过我,眼里有的只是弟弟一个人,如今却说着想我。这些假惺惺的话是讽刺了你们还是讽刺了我。她如同往昔般安静的躺在床上,却听见静凉进来的声音,看着书桌上凌乱的纸张和凌乱的字体,长叹一口气,替她盖上被子。

  她从未向静凉提及过她的家庭,提及过那些疼痛难堪的往事。这时突然觉得这些情绪再也装不下,溢满身心。她起身出去坐在静凉的床上,说了一夜的话,静凉安静的听着她诉说着那些难以企及的往事,她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还有着那么多常人难以忍受的过往。

  【七】、

  她成为陆子豪公开的女友,她知道命运开始眷顾于她,陆子豪对她是关爱有加,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很幸福,终于可以逃脱那些过往。只是我们都忘记了有宿命的存在,宿命是逃不脱的在劫难逃,躲不过的情将难就。下班途中,静凉叫住她,一脸正经的对她说:对陆子豪小心一点。她一脸诧异的望着静凉,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说这样的话,她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以前你不是很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的吗?今天为什么会这样说。静凉不在说话,一路上是两个人的沉默。

  从来不曾有过这样尴尬的气氛,她不习惯这样的静凉。吃饭吧,静凉终于开口打破了这场沉默。她点点,安静的坐下,她知道静凉还有话要说。陆子豪,没有我们看见的那么好。静凉深呼一口气后淡漠的说着。

  她开始沉默,有些变化她又怎么会没有察觉,她是敏感的女子,有些事她不想深究太多,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以后抑制不住那些情绪。陆子豪已经没有以前的那些热情,接电话都是很匆忙的挂掉。这些她都很清楚的记在心底,只是没有不告诉任何人。她想给自己一个可以欺骗自己的理由,只是终究还是欺骗不了。

  当她出现在陆子豪面前时,陆子豪正搂着一个女子的腰,一脸温情。陆子豪惊讶的望着她,收回了那只手,她突然的笑了,这样的场景是如何的熟悉,辗转以后再一次上演。只是这一次是满心满目的疼,她以为她会上前去给陆子豪一巴掌,只是她没有,不是没有那个勇气,而是突然发现没有了那个必要。

  【八】、

  她转身离开,泪开始不听话的落下。陆子豪追上她,想要解释什么。她止住了他要开口的话,讽刺的说着:我怎么会忘记你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会缺少附拥而来的女人。你当初也不过只是对我一时的好奇,挑起了你那挑战心理。如今,你厌倦了。

  暧昧,游离。是你的本性,却成了我此生难解的宿命。她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年前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此亲密的搂着别的女人,今天却看见自己最爱的男人同样搂着别的女人。当静凉找到她时,她正瑟瑟发抖的像只被遗弃的小猫,抱着双膝坐在长椅上。静凉知道此时她说什么都是无力,都是枉然,只有默默的陪着她。

  胃痛再一次席卷她的全身,只是这样的痛怎比得上心里的痛。安生不知道何时来的,看着她一脸焦急的模样,她就想要哭,她在她的面前就如同孩子,此刻除了感到委屈还是委屈。安生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心疼的抱紧她,让她不要说话。生命总是和我们开着莫大的玩笑,在最落魄的时候,还有着更为难以接受的事接踵而来。

  她曾以为她会幸福的,曾以为命运对她仍是公平的,只是不过是命运开的一场玩笑。静凉拿着她的检查单,上面清楚的写着胃癌晚期,早一点发现还有治好的几率,只是发现的太迟了。只有换胃还会有一线生机。安生终于忍不住哭了,泪落在她的脖子里,有些灼热的疼瞬间变得冰凉。

  【九】、

  她接过静凉手里的检验单,没有她们想象里的那样激动和难以接受。她很平静的笑笑,她知道她自己的身体,常年没有时间段的吃饭造成了,每次胃疼的难受也是忍着,没有告诉别人。这个世间她已经厌倦了,或许这样是一种解脱,完整的解脱。

  她站在湖边,任由雨落在身上,泪开始泛滥,她知道其实她比谁都想活着,不难过只是在安慰着别人,却安慰不理自己。胃痛再一次发作,眼前只剩模糊一片。

  【完】

  后记:此文写给那个叫小蝶的女子,你说你要看着我答应你把你的文写出来,我一直拖着没有写出来,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多坚持一点,再坚持一点。那晚你说着那些话,你说,你是蝶仙子,当时我还有些想笑,以为你和别人一样只是无病呻吟。后来才知道,你已经在生命的最后边缘徘徊,每夜都在艰难的等待着天光,怕再也看不见明天阳光,你说,你不想死,越到生命的最后越想活着。你又说,其实这样也是一种解脱,可以不再有记忆,可以忘记那些痛苦的过往。我说请你在坚持一点。你说,来世宁愿做一只枯叶蝶只有十五天的生命,却可以做你想做的事。那样也不会有遗憾。原来太多的时候,我们都在挥霍着生命,只有当在生命最后一刻才知道要去珍惜,只是此时已经太迟。

(来源:http://nakedfunk.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nakedfunk.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