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爱撒断崖,曲终人散

2018-08-18 17:25编辑:admin人气:


爱撒断崖,曲终人散

  微凉世事失落在天涯,欲语还休,

  他人说,世界是美好的,为何沉浸在灰色里,

  我说,世界本来就是灰色的,我只是被浸染了而已,

  纵然有你,也只是在记忆里。

  ————夜怜凄切

  躲藏在时光罅隙里,我看着他渐渐远离的身影,每个时段的回归,只在脑海里深深浅浅地呈现,爱情只在抬头的瞬间就消失了,一切都没有了希冀,活在淡淡的心绪中,时而,在文字的晾晒中一次次地兜售着碎片,在一切破灭后,带上了面具,粘附在躯体的疼痛,只在微凉时分捣毁神经,伤口在潮湿的气息里,渐渐发霉,不愿提及,不敢触及,不堪企及,没有声音的夜,连呼吸声都镇痛了心弦,想起那回响在耳边的电视剧对白,在想你的时候,那我可以呼吸吗,此刻,在努力淡忘的凌晨,似若呼吸都变得微弱了,陷在蜿蜒的回忆里,往事一点一点被润色,那些在文字里被写过的青春,那些在经年久远后依旧牵念的人,都在寒风过境时,被掀起,原来一切都没有被掩埋,只是自己在苦楚里,独自在心绪摇晃中选择了自欺,埋了,葬了,最后,留在原地的,只剩下自己。

  在铺天盖地的慌乱中,长长的一段时间,不曾敲下大段大段的文字了,看着空白的文档,只是良久地失神,对着自己一遍遍地呢喃,在无尽的贪恋后,终是自己一人,爱,过于浓烈了,会浸没了心房,来来回回之间,徘徊在自己画下的囚牢,看着转身后的背影,不能自语,不能叫喊,不能挽留,我把一切的爱都葬在了天涯,偶尔地仰望,在淡蓝的天际里寻觅一种幻觉般的幸福,然,日光直照下,眼睛泛起了星点的泪珠,寻觅他的旅程,窥见了爱的剥离,身体里,血液里,流失了微温,走过街头,对着每个路过的陌路人张望,不再有那张熟悉的脸孔映现其中,一句说过的话,一抹微笑的嘴角,轻轻地荡漾在脑海里,我开始不厌其烦地思想起某些片段,在虚张的坚强下,泪尽了,自此,张着一双茫然的眼睛,遍寻踪迹,一无所归地返回,继而,看到了某个触目惊心的字眼,头脑一阵阵地眩晕,跌坐在床前。

  深夜敏无意提及的一席话,在心底抹杀了长久藏匿的情,寥寥数字,对着屏幕微笑,对着敏回复着笑意,在敏的话语中,瞬息间,击碎了心底的顽石,爱,是否依旧了,爱,是否该散落了,爱,是否早经尽失了,他,终在徒步前行后,忘记了寂寞时的这个守候,我撕心裂肺地笑着,蒋说,想哭就哭出来吧,我只是在循环的旋律下,麻木地看着一个个曾经写过的文字,沉落在编织的梦境里,揪心地痛着,顿重的脑海,昏沉沉,喝下大杯大杯的凉水,以为清水下的泪腺终会溢出滴滴水珠,只是,冰凉的胃里,一片的空乏,泛滥的饥饿开始在凌晨煽动神经,翻箱倒柜地找寻着食物,微光里的冰箱夹层,空落落,坐在漆黑的房间,听着雨水滴落在玻璃的声音,捂住疼痛的心房,对着黑夜,一遍遍地轻说,你知道吗,悠悠时光后,当你忘记了我的时候,我却牢牢地记住了你。

  一些事,不忍追踪,一些人,欲忘难忘,听一首老歌,牵念一个人,犹记起那天,与他陈说的点滴中,告知了所有,我的痛,我的爱,都暴露在阳光下,在长久的盼望中,阳光猎杀了情感,炙干了曾经可以滋养心力的水分,空荡荡的心,等在哪里,只是等在了原地,道尽了言语,说尽了卑微,一字一句,浸湿了指尖,一切都在这个明媚的初春,虚耗了,夜语阑珊时分,坐在电脑前,看着一部一部的电视剧,沉默代替了哀诉,静寂取代了烦扰,我对所有人说着一句又一句的,我很好,却在夜里失眠到夜半三更,我与所有人说,阳光很温暖,却在死寂的房间里紧紧抱住身体取暖,我向所有人说,该要选择遗忘了,却在每段每段时日深念起他寂静不语,聂鲁达说,我喜欢你是寂静的,我说,我想念你是淡静的,一句话,一个背影,已经足够。

  爱,在一次次的千转百回后,如空气般,消失了,爱了,不爱了,时间的过度,迅疾而决绝,我没有预留一丝的力气给自己,因此,在回程的路途里,颓丧而殇寂地步行,带着满身的伤痕,独自舔舐,带着满心的凄清,孤身留守,故事,曲终人散,爱情,人走巢倾,漠然地看着每个过往的人影,沉默地面对着每个笑脸,更多的时候,只是疲惫侵袭,蜗居在安静的房间里,不看,不想,不言,蜷缩在厚实的被子下,木然地泅渡晨昏,寡淡地漠视世人,沉沉静寂地生活,只在友人的一个问候中被惊醒,看着来自她们的关心,只是陷入沉寂,与谁都隔绝了联系,与谁都断开了关联,一切的言语,似若都在与他的对话中耗尽,终于,不惊不扰地过去一天又一天,情感黯然,我独活在每个索味的日子里,自生而自灭,偶尔,与爱无关,无情无由,有时,我只自问,是谁偷窃了我的心,继而浪迹天涯。

  煎熬中,继续着前行,疼痛中,隔绝人言,安淡的日子,失去了更多的消息,我开始学习在倔强中坚忍,在衰老中,清点时光的痕迹,一路走来,丢弃了过往的繁复,浅浅的线条,深深的伤口,就在无数次的清算后,纠结依旧,印痕环绕,一年又一年了,丢失了太多无以复加的感情,我把自己搁置在一处断崖,封锁了后路,在悬崖边独自俯瞰无底深渊,只要一个晃神,就足以跌落万丈谷底了,清静地回忆起所有,或许,早已经知晓这会是深渊,却依旧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跳,只是,当情愫渐而粉碎后,那个记忆里的人仍旧紧紧地黏贴在脑膜上,谁都说,苦守只是徒劳,谁都说,把他忘了吧,谁也都说,别再执念这般的爱了,只是谁都没有说,该如何遗忘这七年之恋,谁也都没有说,葬了心,就可以埋了爱,我终究在自己的情伤中心心念念,记忆依旧是记忆,往事依旧是往事,而人呢,仍旧只是那个人。

  我开始在各处写满了一句轻轻的话语,三月,谁来为我唱首歌,一些填满的思绪,流泻在浅显的文字里,三月,木棉花开了,火红火红的花瓣,垂挂在枝头,而,心却等待着一个人,来轻轻为我哼首歌,只是,一切的预知已在心头,人已离,心已落,谁还会来,为这一个哀切的女子哼着旋律,唱着调,三月,心在等待中开始了衰竭,某些措手不及的结局,时时映现在脑海,然,我依旧习惯性地站在床前细看花开,听听鸟语,情感在适时的等待中消淡,黄昏时分,会在暮色临降时,吃着一个牌子的香橙味的棒棒糖,甜腻中夹带着微酸,在泛起泪意的瞬间,低下头,告诉自己,原来酸味也会沾染泪腺,味蕾上染满了甜味散尽后丝丝的苦涩,安淡地吸取着这最后一丝的遗留,在苦涩中隐忍了心底的潜存,那些散落在前尘旧梦的人事,充斥在孤独的意绪里,我张开双手,试图遮盖,只是,指缝间就窥见了斑迹。

  他时,一个电话,一把声音,打破了往日的沉寂,灰暗的夜色下,手机亮起,指尖轻轻地按下确定,听着来自某男子的声线,简短的回复着,清晰表述着话里的意思,男子说,不记得我了吗,最近好吗,握着手机,只是安静地听完来自彼端的声音后,冷冷地说着依稀的话语,对于任何形式的陌生靠近,只是习惯性地冷漠以对,与男子说,我没有太多的闲情去玩一场游戏,也没有太多的感情去投放,更不会有太多的心力在暧昧中消磨,请远离,请自重,话语终止时,决然地挂断了,世事过多,烦嚣凌乱,对于他人一次次的探究,心感漠然,我的爱,只予给了一个人,我的心,绝没冰封,别来道寂寞,别来说爱,看着手机的来电,再次迅疾地删除了号码,冷漠渐渐覆上了心房,我开始决绝地观望尘世,也开始道出寂寥而绝情的语句,为自己设了一道心防,仅仅是学会了保护而已。

  曾经,我告诉自己,相信美好的诺言,并而相信幸福,只是,在情感稀释后,渐渐麻痹了神经,诺言,开始腐烂在时光里,幸福,面目全非了,看着侵蚀的诺言,www.vipyl.com 看着糜烂的幸福,终于,摧毁了信念,记起那一天,在与蒋的言谈中,对于B再次的打扰,心开始厌恶,一切的纠缠,都在B的言语里透露了痕迹,如今,看着看着,那些暧昧的言词,心隐现了深层的烦腻,在蒋艰辛的度过后,B却一次一次地缠绕,那一个夜,静静地安抚着蒋,寻来了B,在他暗淡的头像下,敲打着数句,不爱,请别来打扰,不爱,请别来纠缠,这一切自知与己无关,然,不忍看着蒋再为了他而黯然神伤,如此一个寂寞时才会来索求别人的爱的男子,告知蒋,对于B,也该让他知晓,自尊自重,我们都只是平凡中的一个女子,不为更多,仅仅为了一点点的爱,然后盼望一个男子永远地来疼爱,只是,原来,爱那么难,永远那么远。

  清浅的暖阳,在扬起窗帘后,看到了满目的日光,小城的春天绽露多姿,孩子们在浸湿的路面上踏青,我站在阳台里,看着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浅浅一笑,想起了小BB的话,姨姨,你怎么不来看我呢,稚嫩的童声,温润了心房,看着世间繁杂,只有对于某些人某些话,才泛起稀零的温暖,在这个草长莺飞的季节,却在延蔓的绿意中看到绝望,一个人,走在爱的边缘,无望无欲,城里的灯亮了,而灯下的人,仍然等在那里,看着飞蛾扑火,看着玩火自焚,一切都历历在目,他城,如今,是否还需再去奔赴,才能了断前尘,才能割裂情思,一切只在观望中寂灭了踪影,而我终在旧事的流连中虚度了韶华,日子黯然,不哭,不眠,机械般地翻阅着陈年的日记,斑斑墨迹下的往事,开始无休止地崭露头角,知道吗,我又再开始听“那年的情书”了,知道吗,我又再夜夜无眠时想你了,知道吗,我又再被套牢于角落了。

  在大量的网页里浏览,看到了一部电影的名字,心脏涌起了一阵阵的疼痛,它说,等待,只为与你相遇,那么我的等待呢,也只为了与他的一场相遇吗,只是,我与所有的人邂逅了,却与他错身而过,三月,看着他消失的身影,再也没有了泪流的力气,原来,爱枯萎了,泪也将干涸了,晓说,死心了吗,我说,心死了,如若时光搁浅,此后的此后,不等待,不希望,不言爱,只是,青春已逝,一些等待逐渐苍老,一些希望继而绝望,一些爱也已成伤,以后一路哀歌,一路静寂,某些鲜润的底色,映入了眼帘,时常地,忘了哭,只一个人站立着深思,深夜了,世界都沉睡了,只自己在微光下敲打,祭奠青春,祭奠爱情,时针滴答滴答地响,心里计算着思念的跳动,犹如脉搏般,布满了身体各处,流窜在血液里,夜色依旧凄迷,无梦,也无眠,此时,星月流转,一些人,就这样袭上了心头。

  哀思在文字上染指,说不尽的时光,苍茫而虚无,透彻心扉的凉夜幽语,郁结在心间,忘性渐渐泛滥脑海,他人侧重的事,会在一个夜间便遗忘了,间歇地失聪,耳边响起了声音也需一次又一次,才能听到,困顿的意识,却整夜整夜地失眠,忘记了季节的变迁,忘记了新事转换,在意念的遗忘下,走过了青春,遗下了情,洗劫了爱,在月白星闪的夜幕下,点染了苍白,抬头,看不见亮白的圆月,因而彻悟不了何为完满,平日,只是看着残缺的弯月,暗想浮动,然,颓靡的意念里,没有了感悟太多的能力,只是无所依傍地,锁在记忆的门内,在如此的爱情游戏里,注定了一败涂地,一曲悲歌,一场清梦,这夜,我在这端努力地折断思忆,当我想起他的微笑时,他是否也在彼端笑意连连,此后,会在眼角的余光里,描画着他的笑容,刻录着他的样子,犹如千层浪,碎成了飞花。

  头痛欲裂,写不尽的情结,震荡了脑干,停住了指尖,某些跃动的情绪颠倒了日夜,封住的愁思时隐时现,面对着惯常的寒暄,仅仅一个点头,站在人群里,触摸着套在手腕上的表,一脸淡漠地看着他人认真的脸庞,关于追逐,欠缺了前往的精力,疲累地走在人后,缓慢地步行着,关于情谊,熟悉的人面走失在远方,我看着一个个陌路人,淡定安神,不趋向,不靠近,藏着心里那久远的尘事,某些擦肩,某些路过,归于了平静,没有虚伪的影子后,我的世界在安静中被萦绕,悠悠岁月,真相也将在心里透彻,点滴的外露,最后看清某些真实,终于,内里最后一丝的潜存都耗光了,再也没有如若初见,没有了如若不见,历尽数时后的今天,只是看到了某些人面,某些文段,嘴角冷冷地上扬,沉默地笑了,过多的事实都已被一一看透,一切都不过是上演了一场虚假的戏码,如今,终于落幕了。

(来源:http://nakedfunk.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nakedfunk.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