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伤感文章

“二号选手”不打折

2018-08-19 12:42编辑:admin人气:


“二号选手”不打折

  这天, 一个小伙子走进了富丽堂皇的乾隆大酒店。这个小伙子虽然穿的是西服,可是里面的衬衫却是皱皱巴巴的,还很脏,一双手十分粗糙,有的地方还裂开了口子,一看就是干粗活的打工仔。他在一楼转了一圈后,直奔二楼的贵宾部,那里可是酒店里最高级的雅座,来的多是些有钱的主。

  贵宾部的女服务员于秀丽赶紧迎上去,拦住他,说:“先生,这里是贵宾部,散客餐厅在一楼。”
  小伙子看了一眼于秀丽,蹙了蹙眉说:“我就是想去高级雅座,吃上一顿饭。”于秀丽撇撇嘴,拉长了声说:“到这里用餐,消费标准——都是很高的哟。”

  小伙子试探着问:“最低的标准是多少?”于秀丽想把他吓回去算了,随口便说:“最少也得一千元。”小伙子下意识地碰了碰胸前的口袋,迟疑了一下,说:“行,还能行。”接着,扯过于秀丽手里的菜谱,看了又看,最后狠了狠心,说:“给我上药材炖斑豹肉、红烧鹿肉、清炖骆驼峰。”这可都是酒店里的招牌菜!都下来要一千二百多元。

  看到于秀丽那不相信的目光,小伙子“噌”地从上衣口袋子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在于秀丽面前晃了晃:“你看这些,够不够?”于秀丽心里说,土老冒,有几个钱不知姓啥。她转过身通知了厨房,并悄悄地叮嘱了一句:“是二号选手。”二号选手是她们酒店的暗语,这些招牌菜货源很紧俏,碰上那些来此尝鲜的外行生客,店里经常给他们来个偷梁换柱,用猫肉代替豹肉,用驴肉代替鹿肉,至于骆驼峰更绝,用的母猪乳房。上千元一桌的菜,成本还不到三百元。用老板的话说,像他们这类人,哪能天天吃得起这样的菜,你就是给他们假的,他们也吃不出来。

  小伙子选定了7号雅座,转身就要下楼。于秀丽急忙过去把他拦住:“先生,你要去哪里?”

  “下去接人。”

  “你点的菜可都已经下厨了,万一你不回来了,那我就惨了,老板要扣我工资的。”

  小伙子有些生气了,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你也太小瞧人了。”说着,抽出几张钞票,塞到于秀丽的手里,“给定金,这回放心了吧?势利眼!”然后蹬蹬地下了楼。

  于秀丽冲着那个小伙子的背影“呸”了一口,暗骂道,愣头青,不给你多放点血,你都不知道这酒店的门朝哪开的。因为她可以从客人的消费中提成,像这样的“二号选手”, 老板给的红包最多。生气归生气,这样的一头“肥羊”,毕竟不多见。她捏着那几张百元大钞,放在嘴边来了个飞吻,又有谁会跟钱有仇呢?

  不一会,小伙子扶上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穿得很土,手里拄着一根用杨树杈修理出来的拐杖,嘴里还不停地叨唠着:“你这孩子,吃顿饭跑这么高贵的地方干啥,咱们又不是啥金贵人。”小伙子说:“城里的饭店都这样。”他俩这身打扮与饭店的装潢比起来,极其不和谐,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看在那份红包的份上,于秀丽还是佯装热情地迎上去,把老人扶到椅子上,倒上茶,铺垫好餐巾。老太太看了看于秀丽,咂咂嘴说:“多水灵的姑娘啊,你快歇着吧,我一个老太婆子,不是啥上样的人物,让你这样为我跑来跑去的饲候,倒是有些不自在了。”然后又自言自语道,“都说孩子们出来,赚点钱,也不易呀!才这么大点的小姑娘,要是在爹妈跟前, 还常撒娇哭鼻涕呢!”

  这些话让于秀丽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她不仅重新打量了一遍这两位顾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们也不像是有钱人。既然没有钱,为什么还要到这地方消费呢?莫非这位老太太得了什么绝症,到了医生说的那种,她想吃啥,就给她吃点啥的时候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对他们实行二号选手方案,岂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想到这里,于秀丽忍不住问:“大娘,你的身体还很硬朗吧?”

  老太太笑着说:“好着呢,农村人身子骨结实,你别看我快六十的人了,家里那几亩地,还是我种着呢。”

  莫非这个小伙子发了什么横财?于秀丽又问,“你儿子最近的财运,一定很不错吧?”

  “不错啥,都没啥大能耐,靠卖苦大力,一个月赚个几百块钱呗。”
  这时,小伙子在于秀丽身后轻轻地扯了一把,示意她不要再问了。

  于秀丽刚离开了七号,小伙子就悄悄地跟了出来,红着脸恳求道:“小姐,一会儿上菜的时候,我妈要问多少钱,最好是哪个菜也别说超过20元。”

  “为什么?”

  “要是我妈听说,一个菜花了那么多钱,她说啥也不会吃的。”

  于秀丽斜了他一眼,揶揄道:“家境不那么宽裕,何必非要到这种地方来消费呢?还不如把省下来的钱,用在别的方面,多孝敬孝敬老太太呢!”

  小伙子抬起头,脸涨得通红,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僵持了一会,小伙子又乞求着问:“行吗?”于秀丽冷冷地说:“行,那有什么不行的,你就是让我们说一块钱一个菜,我们也会听你吩咐的。顾客就是上帝吗!”

  小伙子说了声:“谢谢。”说完,转身就走,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转过脸,吭哧了一会,才说:“我哥就是在盖这栋楼的时候,不小心从架子上掉下来,摔死了。我哥临死的前一天,还跟我说,有机会一定要让没见过世面的爹妈也到这吃一顿。可是这些年来,我娶老婆生孩子,处处都要钱,钱一直是紧巴巴的。本来想,父母身体都还好着呢,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没想到,去年爸爸突然走了,现在就剩下我妈,她的身子也大不如从前了,我真怕有一天,她……他们可是一辈子都没进过大饭店的!就只一次,你们也看不惯吗?”

  于秀丽的心不禁一颤,从农村来的她,何尝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些年来自己钱没少赚,可这个愿望一直留在梦里。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误解你了。”这时,她心里一阵后悔,忽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能让小伙子把那点血汗钱,就这样白白糟蹋了,她说:“一会经理过来时,你就说菜不对味。我想法说服他,多给你打几折。”

  小伙子瞪大眼睛,说:“可那些菜,我从来也没吃过,愣是说不对味,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吗?”

  没想到遇上个死葫芦脑袋!于秀丽没法子,只得悄声说:“就冲你这份孝心上,我实话告诉你吧,那几个菜都是冒牌货,这年头,哪里来那么多豹肉,鹿肉的!”

  小伙子顿时呆在那里,然后一跺脚:“妈的,你们也太损了。”说着就要直奔后台的经理室。于秀丽一把拉住他,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你可别吵,那样我可就惨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浑啊。”

  小伙子一愣,停了下来。

  于秀丽叹了口气,把小伙子刚才付的定金塞还给他:“都是打工的人,钱赚得都不容易,你就按我说的去做好了。”
  小伙子无奈何地点点头,回包间陪他妈吃饭了。

  过了一会儿,贵宾部的经理笑眯眯地走进7号包间,问:“先生,菜可口吗?这都是纯正地道的山货。”于秀丽瞪大眼睛,她都计划好了,只要小伙子一说不满意,她就把经理叫到一边说:“人家可是山里人,对那些东西是识货的,咱用‘二号选手’糊弄人家,万一出了漏子,可不得了。”

  小伙子抬起头看了看经理,又看了看吃得正香的母亲,吭哧了半天,才说:“很好,很好。”然后又对母亲说:“娘,过去只有皇宫里的人,才能吃到这个。”老太太眯缝起眼睛,夹了一口清炖骆驼峰,咂吧咂吧嘴说:“没什么好吃的,怎么有点奶气味。” 小伙子解释说:“这是驼背上的肉,储备营养用的,营养多的肉就这样。”

  这下可把于秀丽气坏了,经理走后,她把小伙子拽到一边,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怎么忍心骗你妈啊!” 小伙子的眼神黯淡下来,把头转向窗外,声音有些发颤地说:“我妈舍不得吃舍不得喝,苦了一辈子,我这次来,就是想让她尝一尝这些稀罕东西。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啊!”

  于秀丽心里一颤,险些落下泪来:“这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他们给你们上冒牌货。”

  于秀丽跑下楼,找到经理,嘴张了几次,才吞吞吐吐地说:“经理,给7 号打打折好吗?他们不是有钱人。”经理很意外,看着于秀丽,问:“他们是你的朋友?”

  于秀丽摇摇头。
  “是你的熟人?”
  于秀丽又摇摇头。

  经理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替一个陌生人这么卖力呢?”

  “因为他是个孝子,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赚孝心的钱。我那份提成不要了,请你高抬贵手,多给他们打几折吧。”于秀丽再也憋不住,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

  经理听完,眼圈也有点发红,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起笔,写了几个字,递给了于秀丽。于秀丽一看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上面写的是:七号,免费。她说了声,“谢谢经理。”直奔前台。

  来到前台,于秀丽却发现小伙子母子俩早就已经走了,桌上放着一千二百元钱,还有一张字条:

  不知名的小姐,谢谢你了,你是个好心人,我不想让你为难。我既然请我妈来吃饭,就能掏得出钱来,孝心不能打折。不管它是真是假,只要我妈妈吃得高兴,我就知足了。

  从此,于秀丽再也没执行过‘二号选手’方案。

(来源:http://nakedfunk.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nakedfunk.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